Home 各行各業 坐「冤枉監」72天 患焦慮症 入稟向警索償 眾籌帳戶再被凍結

坐「冤枉監」72天 患焦慮症 入稟向警索償 眾籌帳戶再被凍結

0
坐「冤枉監」72天 患焦慮症 入稟向警索償 眾籌帳戶再被凍結

在荔枝角收押所度過72日後,大學生J(化名)身形增大了一圈,穿不上之前買的西裝外套。他去年11月捲入一宗丫叉郵包案,今年2月獲撤控,兩個多月的「冤枉監」令他患上焦慮症,因藥物副作用發胖。他原打算眾籌提出民事索償,追究警方有否濫控,但帳戶遭惡意攻擊,目前籌得的逾92萬元被凍結,「可能我行衰運,希望最後都能討回公道吧」。

據悉,由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29日,反修例案件中獲撤控的有36人,J應是其中一人。

保釋間涉管有武器 再申保不果

九十後的J在美國讀大學,反修例運動去年6月爆發時,他趁假期回港。去年11月初,他在一場示威被捕,帶上法庭起訴後准保釋。約兩周後,警員喬裝送貨員,將一個郵包送往J的住所,郵包寫有J的地址,他的母親簽收時被捕,隨即被帶返警署。J當晚往警署報到,同樣被捕。

兩日後,J再被押上法庭,這次面對一項企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,指稱他管有涉案由美國送往香港、內有丫叉和鋼珠的郵包。裁判官基於他涉於保釋期間再犯,拒絕保釋申請。

難忘除夕夜細聽收押所外口號聲

J形容,扣押的每一日都感心灰意冷,特別是收押所舊翼約60多名「手足」和他一樣多次被拒保釋,「會想認罪、認命」。他印象最深是去年除夕夜,從高院申請保釋失敗而回後,他和眾人聚在活動中心,凝神傾聽支持者在外面喊口號和倒數。雖然倉友都當收音機是寶物,但當時有人刻意拔走天線,以仔細聽牆外聲音。J說當刻想起母親為他入廟求符水、女友約他外出過節,所有事情都因保釋失敗而落空,一口氣抽了4包煙。

直至今年2月,控方主動撤回J的控罪,他獲當庭釋放,「由地獄上到天堂」。即使如此,J說還押時無法安眠,不但被冠上罪名,亦要忍受牀邊蟑螂出沒、蓋夠5塊毛氈才能保暖,種種問題令他患上焦慮症,現要靠藥物維持情緒平穩。

只想警道歉 「1000萬也換不到兩個幾月」

J希望入稟區院民事索償,追究警方是否在證據不足下提控,以及檢視相關人員有否行為失當。他逐一列出郵包案疑點,包括他沒有信用卡,涉事的網購紀錄成疑等。J說索償金額不重要,最希望警方道歉:「我想法官看看,有什麼地方出錯……就算你給1000萬我,都換不到兩個幾月。」

他原打算眾籌律師費,民事追究警方有否濫控,但眾籌平台帳戶最近遭惡意攻擊,過去一個月籌得的逾92萬元被凍結,帳戶暫時封鎖半年,他正聯絡不同政治組織,商討下一步計劃。

本文作轉載及backup之用,source:mingpao

搜尋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