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未分類 為什麼我從來不打「三番起糊」廣東牌?

為什麼我從來不打「三番起糊」廣東牌?

0
為什麼我從來不打「三番起糊」廣東牌?

而對於香港人來說,打牌可以說節日的必備節目。

Image for post

Image for post

不過熟悉本人的朋友都會知道,我是不打三翻起的廣東牌。除了每年新年恆常到外公家打的四圈廣東牌外,跟朋友和同事間的廣東牌牌局我都會拒絕。

所以身邊有不少人還以為我不會打麻雀呢。

最主要的原因,其實都是一個字:悶

因為打廣東牌是三番起和的關係,基本上可以胡的牌就只有混一色,清一色和對對胡。(當然還有自摸平胡無花的「絕招」)

不過為什麼廣東牌要有三翻起胡?有很多人都認為是為了保護大牌,免被細牌搶胡,他們都覺得做大牌的途中如果被小牌搶了是一件十分沒趣的事。

但從來做大牌永遠都是有被搶和的風險,一個好的麻雀例,理應容許玩家對手牌有較大的自由度,同時一味做大牌和搶和小牌,都不會是贏家。用另一個角度說,就是要玩家根據自己的手牌進行狀況,在速度和大小上取得相對的平衡。

因此在廣東牌牌例下,由於做牌方式單一,每局牌就好像只希望有大量同一色的牌起手,其他兩色就隨便丟,除了令麻雀應有的思考度大幅降低,也另整個牌局變成了純粹比較摸手的遊戲。

打三番起廣東牌,根本不會學到牌章

舉一個簡單的例子,像下圖的牌,如果只考慮最快胡牌,應該要打那一張?

Image for post

Image for post

雖然手牌有23萬,78萬和23筒三個兩面張,但這裡只可以打2萬,因為之後就算摸4萬都可以叫胡。

由於廣東牌多數都是一色的手牌,而且到叫胡時大多數情況下都已經九張落地,根本就沒有在牌章上要考慮的餘地。上例提到的牌章,你隨便問問只會打廣東牌的朋友多數都不懂,但這在其他的麻雀來說,只是一個很基礎的牌章知識而已。

當做牌變成只求集齊一色的牌,當防守就只是避免供到人十二章要包自摸,或者當牌章變成只是單純比較還有多少張牌食糊的時候,打三翻起的廣東牌根本是談不上是打麻雀。

從舊章麻雀到三翻起廣東牌

三翻起廣東牌的前身就是舊章麻雀,後者的特點在於沒有翻(即雞胡)都可以食,自摸沒有翻而混一色只計一翻。有人食胡就三家賠,不過莊家要賠兩倍。

Image for post

Image for post

麻雀館的牌例

這其實也是以前麻雀館未有碰槓牌時所用的牌例。但因為這樣的牌例容易引起打龍通的嫌疑,所以麻雀館會規定拆搭者要包輸。撇除要包輸的規則,舊章要求的牌章技巧比三番廣東牌要高得多,起碼要考如何不讓下家吃到牌,更要不時評估對手做牌快慢,去作出最佳的決定。

所以如果你的長輩有打開以前的麻雀館廣東牌,他們的牌章力和洞察力都會比打三翻起的高很多,就是這個道理。

之後有人覺得自己沒有出沖但要賠付不公平(特別是莊家),因此將莊家賠兩份,變成放銃者賠兩份。也有人認為混一色跟平胡相同翻數不合理,於是改成二二制甚至三三制。而之後有人認為大翻數的牌被小牌搶先是不刺激,於是開始加入起和限制,慢慢演變成現時的三翻起廣東牌。

差的麻雀規則,只會將麻雀變成賭博工具

三翻起廣東牌的規則下,麻雀應該有的鬥智元素,例如基本的牌章,防守理論等都變得盪然無存了。打慣了這樣的麻雀,很容易便將麻雀理解成只是鬥運鬥摸手的遊戲,變成一種賭具,這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。

筆者不會自命清高地說,從來不打麻雀賭錢(最起碼雀莊我是會去的),不過我可以肯定說的是,就算不是不賭錢的雀局我也樂於參與,而且也不會隨便打。因為個人打牌,最大的滿足感是來自可以充分給腦袋一個運動的機會,而不是單純的和一兩副大牌,或者是金錢上的得失。

在現今的社會上,提倡健康麻雀的聲音是越來越大 (雖然相對上還是很弱),但我想說的是,要從根本上改變麻雀=賭博的觀念,就要由遊戲本身上的規則開始做起。如果一套麻雀規則只是講運氣,就同跟大家說要把百家樂脫賭一樣,是多麼的無稽。

搜尋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